世界那么大 我想去看看

发布时间:2015-09-28 作者:毕廷洋 来源:通号通信信息集团 字号:

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短短十个字被广大网友赞誉为“最有情怀”的辞职信。然而我却不以为然,难道“看世界”和“工作”是矛盾的吗?我们就不能带着情怀去工作吗?我们就是带着独特情怀,踏遍五湖四海,走遍世界各地。

高原雪域长龙

兰新线铁路围界项目,我们公司负责新疆段铁路沿线围栏报警系统,全长几百公里,仿佛蜿蜒在高原上的一条长龙。项目执行时值10月,我们面临的是全天-28℃,暴雪强风。工作时间为夜里12点到凌晨5点。我们开车从一个工区到另一个工区,路上就要花2到3小时。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。天边日出时那么美,放眼望去,脚下是无尽的彩霞,仿佛身处天宫。我对着天空长吁一口气,白色的那一缕丝瞬间就消失了,我真希望那就是我的疲惫。

2个月后,我渐渐适应了这近乎极限的环境,甚至也习惯了一天只吃一顿饭。项目也完成了大半,我们从那曲折的龙尾,逐渐爬上了龙背。在这里,我也实现了我的减肥计划,月甩10斤不是梦。在这里我也获得了只有在海滩上晒日光浴才能获得的古铜肤色,领略了难得一见的高原雪域风光。我发现我开始爱上了高原,爱她的皑皑白雪,爱她的狂风凛冽,还有那飞舞的银龙。我可以自豪的说:“我曾驾驭着一条长龙,穿梭在雪域高原。”

小巴的友谊

巴基斯坦恰希玛电厂C3、C4项目,我们公司负责内部通信系统。在我的印象里,那是一个AK47和石油的世界,不住地让人联想到战争。这样的世界,我要带着男人的情怀去看一看!

我们一走出伊斯兰堡机场,就和前来迎接我们的甲方和当地武装会合了。接着我们被军用直升机从伊斯兰堡“劫持”到了恰希玛,历时两个小时。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大兵荷枪实弹,全副武装,我真想借他的枪过来耍耍。下了直升机,我体验到了领导级别的待遇。预先交涉好并作出规划的路线全都戒严了,周围拉起了警戒线,每隔几十米就有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岗。这时我们的防弹军车缓缓上场了,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围观的群众。如此的劳师动众,是表示对中巴友谊的重视还是确实因为当地实在太乱?

还好,由于整个电厂都是中国援助项目,里面有很多同胞,一打听才知道他们已经来了大半年。我急忙请教生活经验,还拿出小本子记了起来。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好笑,因为直到我离开,我都没有机会去市里逛逛。

刚来的头几天,我一直沉浸在新鲜感里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诸多的不适应开始暴露出来。让人抓狂的网络,和国内QQ联系,传个2Mb多的文件,睡醒一觉还没传完。每天一成不变的土豆牛肉,让我明白了什么叫硬菜。持续的高温让原本就不爱喝水的我差点中暑,强行纠正了我的不健康生活习惯。工地设备线缆等经常受到当地人的盗窃,有几次甚至出动旁边的驻军鸣枪示警。我深深地感觉到生命财产受到了威胁。但放眼望去,每个同胞都泰然自若,我睁圆了惊恐的双眼。当地驻军平时也不怎么管,小打小闹根本就不入他们的法眼。

战战兢兢地过54天,我终于修成正果——系统完成开通并验收通过。走的时候还是一样,我很想学着金星老师的腔调来一句“完美”。这是一段有着华丽开端也以华丽收场的旅行,同样的戒严,同样的直升机护送,仿佛就像来的时候一样,我甚至有些不舍。

遥望邦咯岛

邦咯岛是马来西亚一个新开发的旅游胜地。我几年前去的时候,就被它那美丽的沙滩迷住了,哪里的沙就像盐一样洁白细腻,我一直期待可以再去一次。

办理完签证,我就轻车熟路地踏上了征程,直奔本次目的地——VALE港口。这是一个煤运码头,在马来西亚东部的实兆远地区,保证煤炭的进口运输。这次出国的时间就在马航MH370失事后不久,我特地买了南航的飞机。然而当我到达首都机场的时候,我才注意到机票信息栏里的“共享航班”字样。当我看到登机牌上写着MH361的时候,我真的被深刻地上了一课。MH361也是红眼航班,整架飞机乘客才十几人,一夜忐忑无话。

送38¥彩金下载app到了VALE码头,熟悉的堆场和装卸设备,跟国内煤码头一样。这里没有海滩,没有标致的椰子树。只有茂密的森林和成群的猴子,还有各种机械运作的声音。建港口对近岸水位是有要求的,所以肯定就没有海滩了,海岸都近乎绝壁的,海水倒是出奇地平静。进港的第二天,我终于远远地看到了久违的邦咯岛,它看起来像一顶帽子,扣在遥远的天边。

接下来就是艰苦的调试了,由于白天比较长,我们的工作时间是朝七晚六,一般晚饭都累的不想吃了。对于只吃一顿饭的我们,厨子显得非常重要。甲方雇佣的当地华裔厨子经常去钓鱼,每次都有很多。第一次吃鱼的时候,我觉得很好吃。结果大家都觉得我太容易满足,因为在马来西亚,几乎没有人吃浅海鱼。我撇了撇嘴:“你们出国久了,人也变矫情了。”

在酷热的煤炭码头,周围的镂空钢构让你无地自容。烈日下,我们只有一顶安全帽可以遮凉,而且必须穿着工服和救生衣。汗水湿透了,我一天到晚眯着眼,因为睁大了眼睛汗水就会流进去。每天两大瓶矿泉水都未必能撑得到下班,中午厨子送饭的时候会有一次补给,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饭菜特别咸,后来才知道是有原因的,而且也慢慢习惯了。

20多天后,我终于要走了,每天都会远远地看着邦咯岛,想想那座岛上的海滩。我收拾好行李,同时把相隔不远的两地的不同记忆也放了进去。

世界小姐

送38¥彩金下载app委内瑞拉西部的一个煤码头。当我从那里回来后,几乎所有的人都问我有没有去看世界小姐选美大赛。这是一个让我很难回答的问题,因为我所去的地方,几乎连一个女人都看不到。每每遇到这种情形,我都会笑笑企图糊弄过去。

当我到达的第二天,就听说政局动乱,需要对内部通信系统项目加快进度赶工期。我和工地上的同胞们都团结起来,每天加班到晚上八点,只望早点完工回家。我们坚持了一个月,有人开始放松了,因为种种原因,进度很慢。甚至有人开始散播谣言,政府准备撤侨了。越来越多的人放慢了速度,甚至等着被解救。至于我,是不太愿意以那种方式回去的。因为毕竟总有回复平静的一天,我可不想到时候再来第二次,所以我依旧努力干活,加班。我现在回忆起来,居然对那时的辛苦没有感觉,仿佛我放空了自己,一切的努力都是本能。我们每天的“娱乐”活动就是听广播、看新闻,讨论着当地两支武装力量枪战的结果。我们的工地都用铁丝网围了起来,加上有驻军,一切看起来都很安全,新闻里的那些事件,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将近两个月的努力,我的工作顺利完成,梦游一般地回来了。在我走下飞机的那一刻,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迎面扑来。这就是我的委内瑞拉之旅,没有世界小姐,只有我变强大了的内心,钢铁一般的毅力和在逆境中奋斗的决心,这些东西实实在在地揣在心里。当有人再次问起这段旅行时,我还是希望你问一些关于世界小姐的事儿。

浏览次数:484返回顶部
相关新闻